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自貢鹽井閃爍的文化光芒

2013-08-05 09:57:36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中國歷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王羲之對于鹽井有著一種難以割舍的情懷。王羲之的《十七帖》記載了他向益州刺史周撫述說他要登汶領、峨眉的想法,并且他把登汶領、峨眉當成了一件“不朽之盛事”來對待。王羲之關注的不僅僅是其秀麗的風景,還特別詢問那兒“鹽井、火井皆有不”。這里,我們姑且做一個假設,假如王羲之到了峨眉的話,說不定就會趕到距離峨眉不算遙遠的現在自貢所在的土地上來,因為這兒有兩口響當當的鹽井,一口叫“富義井”,一口叫“大公井”。當然,王羲之至死也沒有實現他一睹蜀中鹽井的愿望。這一事實,令我們深思的是,一口一口不能說話的鹽井憑借什么魅力吸引像王羲之這類頂級文化人的目光?是鹽井的深邃,還是鹽井的文化味道?或者兼而有之。無論怎么說,王羲之應該是有記載的最早想見鹽井的文化人之一。

相較王羲之,陸游則要幸運得多,他不是來自貢旅游,而是來任職,時間雖然不長,大約七十天左右,卻留下了不朽的詩篇。“長筒吸井熬雪霜,轆轤咿啞官道傍”,“賣蔬市近還家早,煮井人忙下麥遲”,鹽井,給文化人注入想象的魔力,文化人給鹽井注入文化的乳汁,二者相輔相成,相得益彰。陸游對自貢鹽井的吟詠,恐怕是最早觸及自貢鹽井文化的詩作了。

自貢的鹽井,的確給了許多的文化人創作靈感。自貢的古井咸泉指的就是開鑿于1900多年前的富義井,相傳是梅澤所發現,梅澤“因獵,見石上有泉,飲之而咸,遂鑿石三百尺,鹽泉涌,煎之咸鹽,居人類焉。”梅澤死后,官之為祠。梅澤先后被封為金川王、通利侯,供奉于井神廟,成為自貢鹽業的始祖。明代時富順知縣李真的七言律詩《古井咸泉》,恐怕就是第一首完整地描寫自貢鹽井的詩作了。

至于清朝富順人李芝撰《鹽井賦》,則是受了鄉里鹽井的激發。李芝是乾隆十三年第九名進士,曾做過山東招遠、湖北宜都知縣,現在的《富順縣志》上說李芝“廉潔自矢,兩袖清風,辭官回鄉以教讀為業”。后來被當時富順知縣段玉裁聘為學易書院山長,參與修編第一部《富順縣志》。李芝的《鹽井賦》洋洋灑灑,成為自貢鹽井賦第一人。

更有甚者,因為一口“自流井”而作同題詩文。周士誠的七言律詩《自流井》被收進清乾隆二十五年的《富順縣志》,有感于斯,趙熙竟作兩首《自流井》,一首是五侓,一首是七絕。爾后更有王余杞長篇小說《自流井》和武志剛任獨立編劇的電視連續劇和大型川劇《自流井》。這些同題詩文的問世,恐怕也算得上是自貢鹽業文化史上的一樁趣事。

自貢鹽井與文化的水乳交融,讓自貢這座城市更加閃爍文化的光芒,更具有魅力。倘若我們今天有針對性地做一些這方面的挖掘工作,說不定又會成為自貢文化傳承上的一件雅事。

黃千紅/文

快速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