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網站首頁 > 副刊 > 正文

東拉西扯 說味道

2019-06-16 17:35:59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以前在鄉下,也許是生活節奏慢,各種各樣的味道都深深地留在記憶里。桂花、玫瑰的香味自不必說,艾草也帶著清香,泥土也帶著清香,陽光的香味,也滲進暴曬后的衣服。榨油菜籽的味道,更是濃郁得把一座鄉場都香透了。到了城里以后,除了還能聞見花香,其它味道都淡得引不起嗅覺的反映了。

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覺得,這個世界改變了,已經不再是曾經那個世界,不再是記憶中的美好童年。但是,今年春節的一次偶爾勞動,讓我感到,世界雖也曾改變,但更大的改變來自于自己。

父親在時,春節都回老家過。父親過世后的第一年春節,想把雙方父母兄弟都請到家里來吃個便飯。出于工作忙,以及其它這樣那樣的原因,我基本上不做家務,而操持兩桌人的飯菜,這么重的擔子全部落在老婆一個人身上,自然得主動打打下手。于是,主動洗姜、擇條椒、切香菜。

仔姜濃郁的味道,條椒淡淡的清香、香菜那種沁人心脾的味道,瞬間讓嗅覺蘇醒。與菜做好后端上來的味道完全不同,食材保持著最初那一份本味,有種讓人欲罷不能的感覺。在廚房里,我真正享受到了天然的味道,這是一種久違的味道,一下子讓我穿越回到童年。世事變遷,姜還是姜,條椒還是條椒,香菜還是香菜,都是曾經那個味道。

原來,這些味道一直存在于那里,只是,我沒有好好去關注和品味他們而已。也許是我的生活變得忙碌了,也許是我的神經變得遲鈍了。但也有一些味道,的確隨著時代的改變而消失,比如油墨芬芳。

小時候,每到開學季,聞到新書那一股濃濃的墨香味道,便覺得新奇而興奮。讀師范時,我愛訂閱《雜文報》,那份報紙的油墨味是相當重的,老遠就能聞到。但那個時候并不覺得有害健康,反而樂此不疲,至今念念不忘。

那個時候,電腦還沒有濫觴,印刷要使用一顆一顆的鉛字釘,有粗心的師傅,把字排倒了,于是,你便會驟然看到一個倒著或者側翻90度的字,蠻橫地躺在一群溫順的字之間。現在,電腦照排取代了字釘,不再有這種可愛的紕漏,也不再有油墨芳香了。

在這個世界,視覺基本上一統天下,聽覺和嗅覺都屈居次要地位。而視覺常常最是無情,把時間的流逝清晰地呈現在你面前,歲月滄桑、物是人非,殘酷地在你心上捅刀子。有時候,嗅覺的東西,往往更容易打動人,不經意間帶給你一份溫暖、一劑安慰。

經過了很多年,有些事你或許記不得了,但有些味道,你可能還是那么熟悉。又或許你可能無法再現某一種味道,然而,一旦同樣的味道靠近你,你便會在瞬間捕捉到,并接通往昔,所有的記憶都風起云涌般滾滾而來。

我的婚姻,是以一種洗發水的味道作為媒介的。小時候家窮,對于洗發水可望而不可及。洗頭雖然沒有像父輩那樣用草木灰,但皂莢和洗衣粉是用過的,香皂也是用過的。大約在上師范時,才開始接觸稍微好一點的洗發水。

第一次與老婆見面,并沒有對上眼。男人大多數是視覺動物,何況當時年少輕狂,一個矮小的普通丫頭,不免讓人失望。時過兩三月,出于虛榮,把這個算不上女友的女友約出來逛西山公園。那天正好是情人節,花五塊錢買了一枝玫瑰,于是兩人有了近距離接觸。

忽忽17年已過,不復記得當時的細節,但手應當是牽過的,遺憾這些并沒有打動我。真正讓我迷醉的,是在坐海盜船時,她頭上散發出來的好聞的洗發水的味道。于是,在那一方小小空間里,我們之間的關系出現了逆轉。

后來好長一段時間,我都愛用同一款洗發水,因為它改變了我一個決定。其實,除了這一款洗發液,另一款當時著名的香皂,也好聞得不忍心用。后來,看到劉德華主演的一部電影里,主人翁收藏著同一品牌的香皂,我便會心一笑。

這一香皂,也是一種愛的媒介呢。

味道是一個很寬泛的詞匯,可以是味覺的,可以是視覺的,可以是綜合的。今天所說的味道,僅限于嗅覺。那是一個奇妙的世界,我對它情有獨鐘。李華

快速赚钱